导航:首页 > 阅读推荐 > 武王小说网老奶奶

武王小说网老奶奶

发布时间:2021-05-07 10:30:02

❶ 搞笑的穿越言情小说 现代的也行 最好带点介绍

《我自望星朝天歌》
正文之前,请允许我狠狠的鄙视自己一下,鄙视穿越一下!
俗!!!恶俗!!

鄙视完了接着穿!
没办法,女人,就是那么有聊!
我赞叹一番后问猩猩:“我们去哪儿?”猩猩皱眉将我从上到下从前到后打量一番,我被他看的不自在:“怎么啦?我身上有花儿啊?”猩猩嗤笑:“花倒没有,粪就有一摊。”我大吃一惊,忙拽起自己的白袍子四面查看,果然在屁股处,发现一摊黄渍,那颜色…..很像,迅速撩起一闻,呕!味道…果然已经淡了不少,看来时间不短了。之前居然没闻到也没发现?脸“腾”地就红了,糟了,我啥时候坐到大便了?难道是在无涯湖岸边?无涯湖边居然有人随地大小便???
是谁?是谁?!这么可恶!!师傅?不可能!师傅是仙人,怎会如此不注意形象。明堂?对,一定是明堂,这臭小子,枉我整日正太正太的喊个不停,原来是个。。。恶心鬼!可是明堂有机会吗?出去玩时,他可都是与我在一起的,没见到他有什么违反公共道德的行为啊?那….申伯?哦买疙瘩!我对申伯印象很好滴,我相信他是不会干出这么人神共愤的事情来滴。

晕死!难道是…..猩猩!我杀人眼光立刻扫描到他身上,猩猩正抱着双臂欣赏我红一阵白一阵的糗相,没想到我会杀到他身上!
我指着屁股上的黄渍,又指指他的脸,慢慢在他眼前攥紧拳头。
猩猩先是一愣,弄懂我的意思后随即又俊脸一板:“胡闹!”拂袖而去。
没有嫌疑犯,我栽了!
……………………
————轻松搞笑没道理

《月在回廊》
小卓!你今天不能再回避,我一定要知道你的答案!”

“嗄?”

灼灼的目光盯得丝丝微微愕然,可是她越是茫然,那男生便好似被激怒的小狮子,越发的没了理智。

“卓姿姿!!你不要太过分!我对你的感情你还要装糊涂到什么时候!?”

继续愕然……

深呼吸。

丝丝拿下咬在嘴里的笔,用笔杆子挠挠头,抬头仔细看了看他,才不缓不慢的开口:“跟你说两件事……”

男生的目光紧了紧,等着她说下去。

“第一呢,我不是卓姿姿,我是卓丝丝。”

炎炎夏日,那男生却好像五雷轰顶一般,顿时怔在那里,神情尴尬。

丝丝又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很肯定地说:“第二,我不喜欢你这一型的。”

男生红着一张脸反驳,“我,我没问你喜不喜欢!”

“是吗……不过很可惜,姿姿跟我的喜好是一样的。”卓丝丝露出一副“少年仔,要看开点”的目光,踮着脚拍拍比她高一个头的男生的肩膀,绕开他,拍屁股走人。
……
……
……
无论来多少次,都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个鬼地方真的是沧州?是在沧冥水榭里?不知道如果另一个人“穿”来了,会不会用“O”型嘴惊叹一声:“亚马逊丛林!?”

《夏洛》——穿越变成小人,好看的童话系列言情
飞机升空后不久,饮料车终于被推过来,夏洛一杯接一杯的往肚子里灌着可乐,但仍然感觉很渴。
“我要是你就不会喝这么多可乐。”那个温柔男人对着她微笑。
夏洛瞄了他一眼,没有搭理,将纸杯往空中小姐手里一递:“再来一杯!”
十分钟后,夏洛开始一趟接一趟往厕所里跑,次数多了,每回走在过道里时,坐在后排的全体乘客就对她行注目礼,到后来深觉丢脸的她干脆不回座位了,就守在厕所门口,可是很倒霉的又遇上一阵气流颠簸,最后被空中小姐赶了回去,坐下的时候,她听见身旁那个温柔男人极力掩饰的闷笑,终于忍不住发作了。
“有这么好笑吗?”夏洛说话的声音好像略大了点,前两排的乘客齐刷刷的回头看她。
虱子多了不怕咬,反正脸已经丢光了,她索性装作不知道,低着头去翻杂志。
“对不起。”温柔男人彬彬有礼的道歉,但声音里还是带着掩不住的笑意。
……
……
“请大家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要到处乱跑……”
她的心跳得猛烈,耳边充斥的满是哭爹喊娘的声音,还有人在大声尖叫:“我不想死——”
谁想死呢?但是能感觉到飞机在往下不断坠落的时候,夏洛的心也跟着坠入了无底的深渊,说不出是害怕到极点已经失去了思维能力,还是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是条件反射的绷紧了身体,双手握住前排的椅座,瑟瑟发抖。……

你是谁?”夏洛停了下来,但是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牙齿轻轻撞击而发出的“咯咯”声响。
“云端。”
是那个温柔男人的声音,夏洛吁出一口气,心里腾出两分喜悦。不管怎么说,在这种情况下能遇见说过几句话的人,对她来说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安慰了,只是心里多少有些疑惑:“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看登机卡的时候,我不小心瞄了一眼。”
云端游近了,借着灯光,夏洛能看清他脸上那犹如暖阳般的笑容。
“这种时候你还能笑得出来……”她跟着咧了咧嘴角,想笑,但是语带哭音。
“能掉在水里捡回一条命来,已经很幸运了,难道还要哭?”
被他这么一说,夏洛想起了刚才看见的死人,更想哭了,指着远处颤声说:“那边……有人死了……”
“唔。”云端应了一声,目光往她游来的方向望去,低声说:“我刚才一路游过来的时候,也看见不少死人。”
“难道这水里都是尸体?”夏洛被自己的联想吓得哆嗦了一下。
云端瞥了她一眼:“放心,也有不少还活着,不过我急着来找你,没顾得上理他们。”
夏洛被他的话感动得热泪盈眶,冲着他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谢谢你。”
云端笑得十分温柔:“谢倒不用谢,不过我这个人最讲究恩怨分明,在你没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前,千万不能死哦。”
夏洛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你什么时候救过我了?”
“飞机上啊!”云端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瑞士军刀,在她眼前晃了晃:“要不是我把安全带给割断了,你现在已经变成死人了。”

夏洛刚打定主意走了两步,就听身后“咚”一声响,回过头去,看见一只比她人大三倍有余的青色果子砸在地上,烂了半边,顿时怔在那里半晌无语。
只差一丁点,那果子砸的就是她的脑袋!不过这个世界无处不危机,夏洛也已经锻炼出来了,神经很强韧的走过去,滚着那果子出了树荫遮蔽的范围,拿瑞士军刀削了一点果肉下来尝了尝。
酸甜的,味道有点像苹果,又有点像脆桃。应该,没有毒吧!
“幸好当年砸中牛顿的不是这种体积的苹果。”夏洛自嘲的笑了笑,切了一大片自己能背动的果肉下来,用随手带的绳子捆紧,准备背走。但是果子还剩下好大半个,扔在这里未免太可惜了,她正打算分切开来,摊在太阳底下晒干,过两天再来取,就听见有人在喊:“你,你好——”
她吃惊回头,看见一名约有二十七八岁,气质很温文的年轻男子,从灌木丛的方向狂奔过来,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穿着那件她刚才见过的蓝色短袖衬衣!
“你……是那个给我留言的……夏洛吗?”这年轻男子看来体力不怎么好,气喘得很急,但是脸上明显流露着兴奋之极的神色,看夏洛的眼神就像寻找到了失散数十年的至亲。
没等到的幸存者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与上回遇到南宫嫣然不同,眼前这个是活蹦乱跳的,不用着急施救,夏洛心里突然有万千感慨,一时说不出话来,只微笑,再微笑着点了点。
那人问话本来就纯属多余,他在乎的不是夏洛的身份,而是她与他一模一样的遭遇。问话只是相识的契机,见她点了头,立刻欢呼一声,冲上来紧紧搂抱住了她,激动得语无伦次道:“终于……终于见到一个活人了……”
寒!这话听着怎么有点让人发颤!不过他的心情夏洛能理解,要是换成她一个人在这种未知的世界里游荡了数天,见到人也许比他还要失态,于是任由他抱着,还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慰。
不过……
凡事为什么总要有个转折呢?
夏洛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平静一下这个人的情绪,就发现云端站在远处望着他们,只是距离太远,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两人干活累了,躺在地上休息,一人头上顶一片大树叶,遮阴,而软糖在他们身边跑来绕去,扑着硕大的蝴蝶耍戏。
云端忽然开口:“狡兔三窟这个成语听说过吧?”
“嗯。”夏洛有点犯困,懒懒的应着。
“这些果肉晒干后要全部运回去太麻烦费力,我们不如在附近找个地方储存起来,要吃的时候来背上一筐,这样就算现在住的地方让人抄了,也不至于没有余粮。”
居安思危,想的真长远,难道他们真的要一辈子在这里住下来了吗?夏洛心里有点茫然,但还是随口道:“周正原来住的地方不错,你要不要去看看?”
“走!”
云端绝对是行动派,想到什么事就立刻着手去做。夏洛辨着路将他引到那灌木丛里,他在附近逛了一圈,觉得这地方幽静又隐蔽,如果排除掉那些虫蚁小兽之类的威胁,用来储存食物的确不错。
“要挖个地窖。”云端手托着下巴沉吟。
“哈,哈哈——”夏洛干笑两声,把他身上背的玻璃瓶抢下,转头就走:“你慢慢挖,我去采点花蜜。”
“太懒了吧你!”云端在她身后喊。
“我吃得少,干得少,天经地义!”夏洛头也不回,继续往灌林丛外走。跟云端在一起呆久了,别的尚无长进,嘴皮子倒是练得伶俐了些。
云端无奈的摇摇头,命令软糖道:“跟她去!”
软糖很不愿意,吠了两声以示抗议,但云端没有理它,它也只好灰溜溜的夹着尾巴,不情不愿的跟在夏洛身后,保持三米远的距离。
两人分头行事,直到正午时分,夏洛才收集了小半瓶花蜜,而云端的地窖也才刚挖出浅浅的坑,不过软糖运气不错,在附近的草丛里玩耍的时候发现了一鸟窝的蛋,死拽着夏洛去看,粗暴得差点再次撕破她的衣服。
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鸟有时候爱把蛋下在草丛里,但是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夏洛数一数鸟蛋足有五只,叫来云端生火,埋在泥下烧熟,想着南宫嫣然和周正可能还没吃东西,他们又背着烧鸟蛋和一些鲜果返回了茉香镇。………………

《月落参横》

她——设计了无数绚丽绝伦的服饰,唯独摒弃婚纱。
T台的背后,她卸下一身华贵,再大的成就都无法掩饰自己身为第三人的无奈与不甘。

他——被世人看做天之骄子,荣宠一身,却感受不到幸福。
天平的背后,他褪去人前的面具,光鲜的背后是一些连自己都不敢面对的阴暗与艰险。

当那一天来临,她是否能够决定抛弃一切,破茧成蝶?
当那一天来临,他是否能够决定就此放手,成全所爱?

《把爱错给了你》——轻快 两对不同类型的爱情

我张大的嘴半天没合上,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这年头谁还搞网恋啊!”
“我搞网恋的时候,好多人还没听过网络呢......我们聊了四年多了。”
“四年?没见过面?”
“他在美国,见了又如何!做朋友吧。”她摇摇头,眼中有一丝不一察觉的失落闪过

“后来我听说这家伙是材院的区区一个硕导,居然还跟我装模作样!我非要报他的研究生,要证明给他看,什么叫人才!”
我刚喝到口里的热水狂喷出来。“拜托,你别跟我说,他是你现在的老板!”
“就是他!”
“他……他现在可是咱校最年轻的博导,才不到三十岁耶!”
“依我看他老得就快进棺材了,一个微米的误差就让我重算了三天,现在还不给我签字毕业,说我出去给他丢人!难怪他到现在都没找到老婆,是长了眼睛的女人都不会看上他!”
我对她的描述深表质疑!
现在在我们学校,你可以不知道校长是谁,但你要不知道杨岚航是谁,全校的女生都会鄙视你。
“我听说他超级有魅力!”我说。
“长得帅能......”这时,她手机音乐响起,她赶紧理了理头发,快速换鞋:“不说了,班长给我送书,晚上我在自习室过,你不用给我留门。拜!”
看见她慌慌张张出门,我才腾地站起来,飞奔到电脑前坐下。
我的报告还没写,我废了!
我老板可不像她老板那么好说话。

《另一朵玫瑰》——相同的面貌,不同的遭遇

湛海开始变得烦躁,他的手从芙蕖的手里抽了出来,双手叉腰,然后在不大的书房里来回走动。半晌,他忍不住,再次询问起电脑后坐着的那个女人:“你这些日子,神神秘秘的,到底是为了什么?你有事情要解决,就跟我说,我又不是做不到。”

芙蕖摇摇头,说:“没事。”

“没事!”湛海整个人炸了起来:“你这个样子叫没事?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想隐瞒些什么!”

隐瞒什么?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纸包不住火,事情终将会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一个企业家,一个黑社会头目,一个情妇,一桩命案,一个地皮无赖,还有一包白粉,所有的一切都将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刻,到那一刻,就有人会发现,原来她和那些人,那些事有着莫大的关联。

芙蕖叹息了一声,抬起头对湛海说:“你别逼我了好不好。”

“我逼你?”清清淡淡的一句话,却激起了湛海更大的怒气:“我好心好意想为你排忧解难,你却反过来倒打一耙,说我逼你。”

“谢谢你的好意”芙蕖说:“但是目前为止我不需要。”
……
……

“就是你这张脸”慕蔷继续说话了:“就是你这张脸才迷惑了那么多人,你凭什么长着这样的脸?你凭什么和我姐姐长得一模一样?我姐姐那么好的一个女孩,你凭什么去亵渎她?”一个人执拗起来就会陷入疯狂,而疯狂中的人是毫无常态可言的。芙蕖看着慕蔷那张将恨意肆无忌惮地写在脸上的脸,心里忽然有了一点小小的羡慕,想,清白真是好啊,就连妒忌与怨恨,都可以这么光明正大地表现出来,它果然是女人身上最得体的外衣。

“好了”芙蕖动了动手臂,试图挣脱慕蔷的嵌制,可是却发现徒劳:“我长着这张脸,我也不想,你要怪,就怪命运,它让我们两人有着同一样东西。”

“呸!你不配和我姐姐说我们。”

不配?是啊,这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多的不公平,不配。明明大家都是赤条条地降生在这个世界上,却因为命运的强大,在起跑线的那一刻,就输了。如果可以,她也不想要这张脸,如果可以,她更不想要这样的人生,可是,如果真的能实现的话,它也不会叫如果了。
……
……
……

《十年一品温如言》

多年以后,冬日火炉前,孙子们的小脑袋围成一团,要听老奶奶讲故事。
温衡笑眯眯,那就讲个十年的故事好了,先说好,宝宝们,这只是个故事。
第一年,她从江南小镇的乌鸦变成了金光闪闪的凤凰,撞到一男一女接吻,此
男长得甚是可口,心喜。
第二年,他生了怪病,她趁乱,鸠占鹊巢,赖在他家。
第三年,他的奸夫从维也纳飞回,她,鸡飞蛋打,灰溜溜逃窜。
第四年,她奉父命,当了别人家的童养媳,他几乎忘了她。
第五年,准未婚夫瞧不上她,跟别的女人跑了,他幸灾乐祸。
第六年,没印象。
第七年,一对奸夫淫夫,奶奶的,继续没印象!
第八年,她出国留学,他为了别的男人跟家中彻底决裂。
第九年,他被逼无奈,和她结婚生子。
第十年,孩子出生,他干了囧事,一家三口,被驱逐出境。
言希泪,颤巍巍地指,媳妇儿,你撒谎,故事明明是酱紫的。
第一年,她做排骨很好吃呀很好吃。
第二年,生病,没有印象。
第三年,他出国度假,她被赶出温家。
第四年,她失踪整整一年,他生她的气,不去找就是不去找。
第五年,他躲在墙角,跟踪了她整整一年。
第六年,她一生中最在意的那个男人出现。
第七年,没印象。
第八年,他出了车祸,她出了国。
第九年,他追到法国,她背着他在雪地里走了一个冬季。
第十年,情敌一号出生,回国。
媳妇儿,这才是完整真实的故事。宝宝们,知道了吗?
这是他们的故事,一种爱,两个轻转流年,吹散的,只有孙儿手中的小风车.
.....

《挽留》——穿越风流郡主,奢靡生活

沉醉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首先肯定的是自己被那个白衣男子给彻底迷住了,眼里的他真是十全十美,甚至连自己最排斥的对方的王侯身份,她也觉得可爱万分了。

整理好思绪后的第二件事自然就是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淌过这几千年的河流,不就是为了在异世找寻自己的目标么。爱一个人诚然很难,但是找到一个值得自己爱的人,也绝非容易之事。沉醉向来不是自欺欺人之人,她看清了自己的心,也定下了自己的目标。

沉醉疑惑的看着他。他则笑看着二楼那间密室的顶部。“窈窕君子的价格,表妹最是清楚不过,万金也难求,是也不是?”

沉醉心底一惊,知道最终还是被人看出了破绽,所以有人云要掩藏一个人的爱意真的很难。

沉醉举目与楚律对视,收回了天真甜蜜的笑容。

“初春六弟行了弱冠礼后,父王就改为他选妻了,小王祝表妹的心愿能早日完成。”楚律没心没肺的笑着。沉醉觉得这个人笑得可真碍眼。

“有劳表哥挂心了,婚姻乃是父母之命,沉醉不敢置言。”

“看来是我多心了,看来表妹进宫看望容贵妃只是寻常礼节而已。”

沉醉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王宫里的盘根错节,所有的行动自然有有心人留意。

“如果表妹有什么需要,自然可以找我,贵妃娘娘的喜好和行程,小王也略有了解。”

沉醉瞪大了眼睛,眼前这个人就这样大刺刺的说出他在监视容贵妃?看来结局只有一个,要么自己和他同流合污,要么他要杀自己灭口。

“哦,忘了告诉表妹,小王丧妻已有多年,父王也打算开始为小王张罗婚事,不知道表妹关心不关心。”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这绝对是,可是这张牌打到了沉醉的软肋,她害怕,害怕他使坏,最后不得不和这个十恶不赦,阴险狡诈,没心没肺,花心到得爱死病的纨绔子弟在一起,那时候真是上吊都嫌太慢了。
……
……
……
可谓狼狈为奸,一拍即合。

《兰亭笺纸桃花色》

于深沉的梦境中醒来,君羽隐约感觉到有人拉着她的手。

不对,确切说是有人将手搭在她的脉搏上。

睁开迷蒙睡眼,她的目光随意地落到腕上,那只手优雅纤细,肌肤如白瓷般找不到一点毛孔,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只男人的手!

再一眼看过去,君羽睡意全无,大脑瞬间空白。

眼前的男子温润如玉,穿着件样式古怪的袍子,眼角眉梢都有一种阴柔。让她刹时联想到古装剧里“一身琉璃白,透明着尘埃”般的绝世公子。

视线下挪,奇怪,她身上的衣服哪去了?怎么只有巴掌大的裹胸?君羽抱着丝被遮住身体,发出一声惊恐尖叫:“啊——”

随着啪一声脆响,琉璃公子的俊脸狠狠挨了一巴掌。流氓、变态这些名词在胸中膨胀,那人大概也被她打懵了,回过脸时颊上火辣辣五个手指印。
男子没有抗拒,反而屈膝跪下,道:“请公主不要惊慌,当心您手上有针。”经他这一提示,君羽也感觉手腕麻麻的,低头看去,只见血管上扎了大大小小一排银针。

……
……
“那给我下五石散那个人呢?他也算品行端正?”

“哦,公主还在生子混的气。”摸到缘故,王练之只好笑着替好友开脱,“他的确算不上什么品行端正,为人恃才傲物,行为虽然乖张狂放,但神清骨秀,风华冠于江左,是我少有佩服的一分人才。”

“切,他有你吹的那么好吗?”君羽不屑地撇撇嘴,“长的漂亮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娈童么?”

王练之听罢一愣,随即忍不住噗嗤大笑。君羽看他捂着肚子,笑得人仰马翻,心想难道我说错了吗?他本来就是人家的玩物嘛。过了许久,王练之终于直起身子,勉强止住笑意。

“是谁告诉公主,他是娈童的。这话让我听见也就罢了,若是让满朝文武听见,只怕又要惊世骇俗,滑天下之大稽了。”

这下把君羽可搞糊涂了:“他要不是娈童,那个羊咸为什么要掏一百两金子包他一夜?”

王练之冷哂笑道:“一百两金子也包得起?实话说吧,子混家里虽不至富可敌国,买下这半个建康城绝不成问题。别说一百两金子,就是让他羊咸倾家荡产,也未必能见上子混一面,裴绍只是看不过眼,戏耍了一番,并不想真要他的性命。即便不慎杀了他,也不过碾死一只蝼蚁而已。”

什么?买下半个建康城?在君羽她印象里,称得上富可敌国的惟有吕不韦和石崇,难道这个“江左第一美人”比他俩还有钱。

“公主大概还不知道,子混是什么人吧?”

……
……
“我……我恋慕了你五年,这脸上的疤为你,这斩断的指也是为你。除了满城的打听,我没有办法啊。我知道你对我无半分心意,也不敢奢求能回报半分。人都说我疯了,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折腾成这样。可我不在乎,你是娈童也好,不是也罢,我什么都不在乎。有时候只想,这一辈子你若不是男人,该有多好……”

谢混睨视着脚下人,精致地脸庞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冷若严霜。那华贵如雪的霰云缎染了血,面料上隐浮出暗纹,愈发显得贵气逼人。他脚尖一踢,男子掌里的断指滚到泥尘里,羊咸下意识想接住那些血肉,却只能空落落地伸着,什么也接不住。

“你知道我这辈子最不喜什么?”

谢混蹲下身,伏到他耳边低声说,“我最不喜男色,尤其不喜与你这种人共行床第之事,所以——别让我再撞见你,能滚多远就滚多远,明白了?”
……
谢混看了她一眼,若无其视地转回头。见他神色冷淡,她不免有些失望:“你怎么不问原因?”谢混道:“你想说了自然会说。”君羽顿时气结,心想:这人还真没趣儿。

“你不觉得做的有点过分么?随便一句话,就险些要了别人的性命。他纵使有一万个错,至少对你是问心无愧,你又何必把他逼那种地步?”

“过分?”温鸾挑起长眉,斜睨着她道,“我从来没心思怜惜别人的命,也没有‘断袖之癖”的嗜好,他死他活又与我何干?”

君羽不禁后退一步:“你真的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谢混勾起一侧唇角,淡然道:“世人怎么看我无所谓,我只明白在死之前,不辜负自己就好。”

……

《双阙》

我睁开眼,还是这里。

光从糊了白绢的窗格透进来,屋子里的东西看得清清楚楚:低垂的幔帐,嵌着一格一格木梁的泥墙,头一点一点打着瞌睡的女人。我把手伸到眼前,仍然这么小……

这是周初的杞国。没错,就是“杞人忧天”的杞国。

我的父亲姓姒,是禹的后裔,夏朝的遗民。

商汤灭夏之后,将姒姓的夏王室遗族迁到杞,封杞国。几百年来,杞国或兴或败,风雨飘摇中,几度寒暑,又经天下大乱,诸侯兼并,到父亲时,已经灭国。三十年前,武王伐商后,定鼎九州分封天下,寻找禹的后人,在楼牟找到了父亲。将他封于杞地,再续国祚,待为上公,称东楼公。

杞国虽小,父亲爵位却高,怪不得有九根冕旒。
……
……
……

“舆,”我温声道:“他们也许久未曾外出,难得阖家出来一次也好。”

姬舆笑笑,在我的发间深吸口气,双手紧紧拥着我。

我也笑,望向面前的铜镜。只见光照温和,里面两人静静相偎。这镜是我第一次来阪时,姬舆特地为我置的。那时的姬舆不擅表达,也不爱说话,总冷傲地昂着头……想到这里,我不由地微笑,当然,现在也仍然没有改变。成婚之初,晏曾经很担心的问我,姬舆在家里会不会对我凶;就连我那小外甥庚,养得和觪一样八面玲珑的性子,每回来宗周见到姬舆却总是躲得远远的……

“笑甚?”姬舆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19岁,再见》——好看,感人

“你还记不记得自己19岁那年的情人节在做些什么?”
被乍然问及这个问题时,很是恍惚了一阵子。
19岁,回过头去看,像隔了一辈子那么遥远。

喜欢会持久吗?专注的目光会转移吗?很多年后重遇时还会有那样的一往情深吗?
我亲爱的朋友们啊,如果问你一句:“还记不记得19岁那年的情人节在做些什么?”
能回答得出来吗?

杜天天,还有杜年年。在她们各自的世界里,寻找有关幸福的纯美定义。她们遇见了各自的缘分,也是各自的劫难。这一对难姐难妹,是否能顺利渡过?她们所想要的幸福,是否能真正地得到呢?

杜天天想了想,也走过去,坐了另一架,然后扭头问:“我心烦,你也是吗?”
年年又点了点头。
杜天天苦笑,“看来我们姐妹俩今天都不怎么顺心啊……不如把心事说出来互相开导吧。你为什么事烦?”
年年低垂着头,银白色的路灯照在她身上,更显沉郁与清冷。她思考了很久,才低声说:“因为发现他真的是个好男孩。”
他?杜天天皱眉,年年很少提及别人,她口中的他,通常只指向一个人。
“你今天见到夜愚了?”
年年再次点头。

杜天天神色微变,然后,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年年的手冰凉。
“姐姐,”年年轻声问,“我可以使坏吗?”
“什么?”
她垂着头,长长的睫毛始终不曾抬起,声音却越发低缓:“很难过。因为难过,所以想伤害别人,想毁灭一些东西。而且我知道自己做得到。但是,如果真那样做了,会更难过,所以不允许自己做。姐姐,为什么……我会遇见夜愚呢?”

年年清稚的声音像丝绸一样滑进杜天天耳中,让她胆战心惊,又觉得充满怜惜。IQ200的天才少女,在遇到感情时,也是如此的茫然不安啊。

为什么会遇见夜愚呢?就如她又为什么会遇见封淡昔呢?冥冥中像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牵引着,把一些人紧紧系在一起,虽然诡异,虽然矛盾,虽然令她们烦躁与痛苦,但是,无法抗拒。

……
……
……

❷ 有什么小说网站没有弹窗广告的,求帮忙

这个就简单了,如果你有钱的话,可以买付费的小说,这样就会没有广告。如果不要钱,那肯定是会弹广告的。

阅读全文

与武王小说网老奶奶相关的资料

热点内容
天行健第三部有声小说 浏览:317
明星后宫完结小说 浏览:945
农家穿越小说农门娇 浏览:187
吸血鬼小说男主和女主牛郎店相遇 浏览:494
写小说常用异能 浏览:842
婚色荡漾全文免费阅读袁雨小说 浏览:868
强推好看虐心的小说 浏览:310
古灵为什么现在不写小说了 浏览:731
免费中学生基佬小说 浏览:274
深海迷途写的小说 浏览:355
女主是米什么的小说 浏览:476
异世界的美食家uu小说 浏览:655
女主穿越破案推理小说 浏览:1000
激晴小后妈小说全集 浏览:667
网络小说兰陵王妃 浏览:76
免费小说上校的小妻子 浏览:182
求跟系统供应商一样的小说 浏览:911
玉钱系统小说 浏览:857
韩三千苏迎夏全文免费小说笔趣阁 浏览:372
精神科医师小说完结 浏览: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