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 > 阅读推荐 > 小说回报梅寒阅读答案

小说回报梅寒阅读答案

发布时间:2021-04-17 03:47:43

A. 有没有一女N男的完结小说

女尊文呗 好多都是一女N男 网络搜搜就知道了。。。

B. 疼痛中开花阅读答案急!!

1、拄拐女孩在哑巴大爷的鼓励下重新学会走路的过程。
2、
1/表达燕小鸥走路的困难及承受的痛楚。
2/表达大爷的慈爱及小鸥看到大爷表情时的感受。
3、转折。
4、坚强、乐观、主动积极克服困难。
5、不合适。温暖的笑指的是老大爷,本文主人公是燕小鸥。

C. 爸爸不哭 阅读答案 急!!!!!!!!!!!!!!

爸爸不哭

梅寒

九月一日,村里很多小伙伴都在爸爸妈妈的陪同下,背着崭新的书包去两公里之外的村小学报到。那天,张猛也起了个大早,给爸爸煮好饭,又扶爸爸起来洗漱完毕,看爸爸吃完早饭,张猛才背起书包一溜小跑着往学校去。

从那天起,他就是一个一年级的小学生了。

可这个长着一双童稚的大眼睛的一年级小新生,却要学校答应他两个条件他才到学校里来读书。

他怯怯地站在学校负责人面前说出自己的两个条件时,那位年轻的男老师怔住了:每天都要迟到一些,早走一些?

是的,因为我爸爸需要人照顾。张猛回答得很自然,并无半点磕绊与犹豫。

因为孩子对学校那个不太合乎常情的要求,张猛的老师走进了他的家,之后又有媒体走进他的家,那个苦难的家也才得以走进众人的视线。

张猛的家在距重庆市区东部三百多公里的一个偏僻小村。屋子里陈设很旧,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张猛爸爸常年离不开的那张床与轮椅在屋子里就显得特别醒目。

张猛的爸爸,那个曾经夺得过武术比赛大奖的人,如今已经瘫痪几年了,彻底失去了劳动力不说,连最起码的自理能力也没了。

“那年去山西临汾一个私人小煤矿打工,腊月二十四去的,腊月二十八就受伤,被掉下来的石头把腰椎砸坏了……”跟记者提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张贵海的眼圈儿又红了。

张贵海想不到命运之神会如此残酷,在接下来的两年多里,它不但没让他的病有丝毫的好转,还相继带走了他两位最亲的亲人。为他操碎了心也榨干了力的母亲和父亲相继因癌症过世。妻子外出打工,从此杳无音信。

最爱的双亲走了,曾经相爱的人也走了,家里除了空有四壁的几间破房,还有他可能终生瘫痪的冰冷事实,就是那个还不满六岁的儿子张猛。可他这个父亲,又能给他什么?除了拖累。

那个黄昏,他不吃也不喝,一直呆呆地坐着。他想到了死。

他不知道那双温暖的小手,是何时轻轻抚摸过他的脸的,轻轻地,将他脸上冰凉的泪擦去。既而,他听到儿子那一句石破天惊的话:爸爸不哭,我们都是男子汉,你还有我。孩子将瘦瘦的肩膀靠过来,轻轻地倚在了爸爸的怀里,握着爸爸的手,没再说一句话……

张猛就是从那天起,开始独立一个人承担起照顾爸爸的责任的。父子两个,一个天天坐在轮椅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生活中最简单的吃饭喝水也成了问题。山上没水,平时吃水都要到山下一个四五米深的大蓄水池里去挑。张猛挑不起两桶水,就拎着一只小小的蓝色水桶去提。水池太深,小小的张猛要顺着水池的台阶下到离水面最近的台阶上才能将水舀到桶里。每次提小半桶,从山上到山下,每提一趟水要几十分钟,这几十分钟,对爸爸张贵海来说,分分秒秒都是痛苦的煎熬。他担心儿子掉到水池里,他担心儿子再从山路上摔下去……提了几次之后,他再不让张猛去山下提水。他们的房子顶上,有一个小小的蓄水池,一场雨后,会有一汪浅浅的水。张猛开始上房子顶上接水下来吃。那水很脏,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爷儿俩第一次吃那里的水,上吐下泻好了几天……

后来,竟然慢慢习惯了。

“儿子第一次给我做的饭,是煮的面条,水少,面条放多了,煮成了一锅糊糊。儿子觉得过意不去,我却觉得特别幸福开心,我儿子长大了……”谈起张猛给自己做的第一顿饭,张贵海再次哽咽。

张贵海、张猛,这一对风雨中相依为命的父子,已经慢慢试着适应只有他们两个的日子。张猛的学校同意了他的请求,允许他每天抽出时间照顾爸爸,落下的课老师再负责为他补上。也有好心人,听说他们父子俩的故事后,不断给他们送来钱和物。他们家里已经装上了净水器,张猛不用再到山下提水吃,爸爸也不必再天天提心吊胆。

爸爸的一日三餐饮食起居,却还是要靠小张猛来照顾。

从家到学校,来回四公里的山路,张猛要步行近四十分钟。下午四点钟,别的孩子还坐在教室里上最后一节课,张猛就背起书包回家。回家后,第一件事是去看爸爸,然后放了书包去给爸爸做饭。张猛中午在学校吃补助餐,不能回家,爸爸一天只能吃两顿,所以下午这一顿,张猛总是想让爸爸早一点吃上。

“夜里睡,总是他搂着我,让我的头枕在他的小胳膊上……他把我当成个孩子……”那是那天张贵海跟记者谈起儿子时脸上露出的唯一的一点笑容,在谈到儿子总是小大人一样照顾他的时候。可他笑到后来,还是掉了泪。“如果没有儿子,我相信自己真的没有再活下去的勇气。现在,我不但要活着,还要努力想法站起来了。为了我的儿子,为了所有关爱我们父子的人!”

爸爸说这些时,张猛就站在爸爸的背后。坐在轮椅上的爸爸,比站着的他还要高。他伸出一双小胳膊,轻轻地搂住了爸爸的脖子,无限依恋地将自己的小脑袋靠在爸爸的肩膀上,没有说一句话……

喳喳小熊

刘若英

台北的黄昏车声混杂,声音里发出各种不同的信息,归心似箭的、想要遁逃的、激情澎湃的、落寞伤感的。

那是一个清冷的冬日,穿着四季如一的老黄一如以往到处收垃圾。垃圾,被人丢弃的东西,对老黄而言,总有其可珍惜之处。他常常望着这些被“除之而后快”的东西想着,这一件件物品——不论是满身锈蚀的烤面包机,或是Kitty猫造型的鼠标,还有曾经写过情书的钢笔,都曾是人们一时所需,甚至是最爱。即便它们现在失灵了、失宠了,老黄还是把它们收集起来,细心地修复,仔细地分类,安排它们新的去处。

老黄并不觉得自己的工作卑微,他不认为自己在“捡垃圾”,他甚至不用“垃圾”这个字眼。他在乎的也不是这些东西可以换来多少钱。

他的生活非常简单,他收集来的东西,早已能满足他日常所需。“如果你认真看一眼那些被丢弃在路边的东西,你会很奇怪,怎么有那么多好东西被判了死刑。”他常会这么说。但老黄也不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多崇高的事,他不懂那些“绿色环保”、“珍惜地球”之类的理论。他只是对物品,尤其是那些曾经跟人息息相关的物品,怀有一种难以割舍的依恋。

喳喳就是在这些“不再被需要的物件”堆里被发现的。

被老黄抱起来的时候,喳喳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老黄笑,仿佛那是她与生俱来的意思。老黄应该把这个小娃娃送去警察局,但是喳喳很妙,一到了警局门口就哭个不停。像是在向老黄抗议,她好不容易从一个冰冷的地方到了温暖的怀里,似乎她是在求老黄别再让她回到另一个冰冷的地方。

去了几次警局的门口,也去过托孤中心,试了几次,老黄知道了她的意思,决定先把她带回家,并为她取了名字。

老黄的家,无非就是间小小的货柜屋。门口堆满了整齐的玻璃瓶、压扁的铝罐和发黄的书报。因为排列有致,整体色彩有着奇特的鲜活感,让人看上去感觉不像破烂,更像精心安排的装置。

几天后的夜晚,喳喳病了,带她看了医生后,还是一直哭个不停。老黄怕吵到邻居,背着喳喳在路上走,嘴里一边哼着老黄唯一记得的摇篮曲,五音不全地不断重复着。喳喳睡着后,老黄回屋继续整理着今天收来的东西。他看到一只小熊,无辜的表情,脏污的绒毛,少了一只腿。老黄拿出针线,找了一块破花布,缝了一晚上,又帮它洗了个澡。第二天喳喳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全新面貌的小熊,毛色不纯,七拼八凑的,但表情依旧是那惹人怜爱的无辜。喳喳看看小熊,看看老黄,看看小熊,又看看老黄,仿佛在问,这是哪里来的呀?老黄眯着眼笑笑说:“跟你一样啊,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啊!”

喳喳有了同伴。

这样过了很多年,台北的黄昏依旧,老黄推着他的回收车到处去,所不同的是后头跟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她会用自己小小的拳头,使上全力帮忙推着车,虽然实在没什么帮助,但是喳喳却觉得自己的帮助非常大。老黄身上的绳子绑着拖车,喳喳身上也有一条绳子,绑着她的小熊。每当天色渐暗,这一老一小踽踽走进巷口的画面,总引人赞叹。即使是老街坊,也往往不禁停下手上的工作,向他们行注目礼,直到两人在货柜屋前停下步来。老黄终于不再永远是一个孤独的身影了。

很快,喳喳到该上幼稚园的年纪了。这一阵子,老黄常常在喳喳入睡之后,闷着头在屋里翻箱倒柜。他会把一些他觉得较有价值的东西,安静地收集到一个大箱子里。

上学的前一天,喳喳依旧跟着老黄出去捡东西。老黄的板车上驮着那口大箱子,先来到附近十字路口上的一家铺子。老黄让喳喳在外头等他。这个地方喳喳来过几次,老黄总让她在外面等。进去前,喳喳总想跟进去,但是老黄总是让她乖乖在外面等。然后喳喳就会听见老黄用一种非常诚恳的语调对着手里的东西说:“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你赎回来的。”喳喳总在等待的过程里抬头看着这家神秘铺子的招牌,大大的就一个字,可是她不认得。而通常几分钟后,老黄就会出来,皱巴巴的大手紧握着喳喳的小手离开,可能是带喳喳去买全新的蜡笔,可能是带喳喳去吃热腾腾的蚵仔面线。只是今天,大箱子里似乎包括了屋里所有精致的东西。

但总之,喳喳终于穿着全新的衣服,带着全新的小书包上了学。直到一个下着滂沱大雨的傍晚,喳喳站在每天老黄都会来接她的幼稚园门口,怎么也等不到老黄。她湿透了身子,带着已经在滴水的小熊穿过车水马龙的街头,跑回了家门口,却看见救护车在门口快速地离去。

喳喳问街坊要老黄,街坊跟她说,老黄去医院看病,你乖乖别走,警察会来带你。

喳喳知道那家医院,她跟老黄去过,转好几趟公车去的。喳喳想去找老黄,但她身上没钱搭车。

第二天上午,喳喳没有去上学,她躲在旧木头箱子后头一个晚上,但是没有等到老黄回家。于是她独自带着小熊出现在十字路口的店铺。除了小熊,她没有其他的东西。在门口,她举起小熊,学着老黄的口气对它说:“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你赎回来的!”说完她转身走进去。

店里面很阴暗,柜台很高,几乎要高过喳喳的头。喳喳按了边上一个铃,一个老太太拉开窗口,看不见喳喳。喳喳踮起脚尖,怯生生地跟老太太说:“好心的婆婆,这是我最珍贵的东西,先放在你这里,你可以借给我钱吗?”

看似非常势利的老太太看着她,花了几秒钟,老太太想起来这一定是老黄家的喳喳。

十字路口的当铺里,有一个大大的玻璃柜,摆的都是蒙尘的流当品,是各种各样的假珠宝、电子表、摄影机……这个柜子下层的最里边,有一个我们熟悉的小熊坐在那里。它是一只很特别的熊,一条腿是小花布做的,除了有着无辜的眼神,也像是在等待……那是与生俱来的表情。

老黄恐怕早已不在,喳喳也不知道到了哪儿了,但小熊还是在架子上等着喳喳回来找它,安安静静的。

台北街头萧条了一些,黄昏依旧非常短暂而显得时光逼人。街边、巷子口,多了一些弃置的物品,等着资源回收车的眷顾。另外,据说因为持续的温室效应,今年会更热,雨会下得更莫名其妙。

D. 66瓶灯油 阅读答案

兄弟买的学海风暴吧。。。。我来回答哈,老师讲过:
1.母亲为我存了66瓶灯油但我并未理解其意,悔恨万分。
2.珍惜---不懈---悔恨
3.爱子(或节约,对自己的儿子很关心想念)
4.不好,因为本题能形象生动突出母亲对儿子的爱,换了则不能。
5衬托出母亲对孩子的爱
6.略
希望采纳哈,谢谢,本人路人甲

E. 梅寒《回报》小说以回报为题有什么深刻含义

 (1)为回报二十年前山里乡亲们的救助之恩,他出钱出力给村民修桥、铺路、建学校;
(2)因为忙于给山里乡亲们作贡献,身为肝癌中后期患者的他体内癌细胞全部消失,上苍回报他以新生。

F. 善待一棵树阅读短文答案

梅寒
老槐是一棵很老很老的槐树。它从什么时候就站在那里,连那所院子里年纪最老阅历最广的老张也不知道。
小院是四合院,临街,门前就是小镇最繁华的人民路。老槐站在小院门口右侧。
老槐是小镇上天然的一把巨伞,在每一个炎夏来临之际,把灼人的热浪挡在外面。树下,是小铁人的乐园。老人们摇着蒲扇下棋,姑娘媳妇儿聊着家常纳鞋底绣花,孩子们最是快乐,撅着屁股趴在树底下逗蚂蚁。.
老张是小院的主人,也算是老槐的半个主人。他喜欢那份热热闹闹的烟火气,南来北往,无论是来树下纳凉的老街坊还是过路歇脚的陌生人,来了,拿张小凳来杯茶水,三言两语,就聊成老友。
过日子,要有人气。老张家的日子,在那份热闹的人气中蒸蒸日上,越过越红火。儿女们一个个长大出息了,回头将家里的旧房旧院翻整一新。老张熬成了家里的爷,有事无事拿把宜兴紫砂小壶,坐在老槐树上的石桌边不紧不慢地啜。看人民路上车来人往,听老槐树项上鸟鸣啾啾,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
老张挺感激那棵老槐树,待它也好。春天里,他在老槐树周围挖上一圈深沟,将发酵好的土肥填上,再浇足水,老槐就像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一下子返老还童。夏天来时,长疯了,那叶子油绿发亮,密不透风,将整个小院笼在一片清凉里。老槐树身上出现几个莫名的洞,害虫钻的。那洞就像咬在老张的身上,找来针筒,找来药,按比例兑好,给老槐树打针,绕着树来来回回找,一个小洞也不放过。
一棵树的寿命长短,有时候不在于它本身,不在大自然为它提供的阳光雨露,而在于最初那颗种子的选择,或者说在于人的选择。
儿子回来,把他的生意触角伸到了小镇,伸到了他们的老院里。他要将老院的房子全部扒倒,建吊脚楼,搞农家乐。小镇上的旅游业日渐火起来,可小镇上的餐饮住宿服务还远远跟不上,
老张的儿子嗅党灵敏。盖楼,老槐树是第一个要挪开的绊脚石。挪,只有死。不挪,也是死,得锯掉。儿子说得唾沫星子乱飞,老张听得脸红脖子粗:你休想打那棵树的主意!
老张和儿子的较量就从那天开始。老张拼命守护,儿子拼命要砍树。老槐树是当地林业部门注册上号的,要砍掉它其实也没有那么容易。这是唯一让老张心安的一点。
那些天,儿子似乎消停了些,不再提砍树的事。天天开着他那辆黑色的奔驰车,“呜”一下来了,“呜”一下又没了影儿……偶尔还会对老槐树关心一下,提桶水浇浇它。
老张却不晓得那棵老槐树是怎么回事,它似乎预知到什么,精神一天天委顿下去。一树油绿发亮的叶子慢慢失去光泽,慢慢打卷泛白。那个夏天还没走,一树叶子就开始簌簌地落,像衰老人的发,止也止不住。老张看着那一地惨绿的枯叶,心疼得掉泪,却没有任何办法。那棵老槐,正在慢慢死去。
小镇上的人,也很少再到老槐树下扎堆聚集。往日的好时光,也像那一树飘落的叶子,一点一点的飘逝了。
老张说给儿子听:人不能富得只剩下钱。
儿子不服:中国人有普遍的仇富心理。
老槐倒下,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漆黑雨夜。一场台风席卷小镇,老槐树没能躲过那一劫。其实,与往年的台风相比,那一场台风并算不得凶猛。
倒下的老槐树,树根都变黑变烂了
儿子浑身被绑得白粽子一样躺在医院里。忍不住,还是琅老张说了。爸,你说得对,人不能富得只剩下钱……那也是一个人最穷的时候了……
老张儿子去找老同学帮忙开采伐证,老同学不痰不徐地告诉他:按照相关规定,我们是无权给你开这个采伐证的,但你得明白,我们也无权阻止一棵树的正常死亡——树也有生老病死嘛。那一句,让老张的儿子眼前豁然开朗,他不再跟倔驴一样的父亲争,他只买回一种药,掺到水里,时不时给老槐树喂一点……
爸,老槐树这次没把我砸死,只把我的车砸烂,是还在念着您老对它的好吧……我,我对不起老槐树啊……
老张活了六十多年,自诩吃过的盐比儿子吃过的饭多,走过的桥比儿子走过的路多,他却从天边儿上也想不到儿子会用这样的招数来对付他和老槐树。
为赎罪,儿子说等养好了伤就去买一千棵槐苗,栽到镇里的荒山上。

G. 小说义渡 梅寒阅读答案

小说人物刻画时主要采用了什么表现手法

H. 回报阅读答案梅寒

拿到那纸宣判书,他脑子里只轰鸣着一句话:为什么要这样待我?!
是的。命运真是太残酷了。他吃了那么多苦,经了那么多波折磨难,才跌跌撞撞挤进功人士的行列,有了自己的上市公司有了香车宝马活色生香的生活,可他在灯红酒绿觥筹交错间还没醒过神来,命运他老人家就要把这一切都给没收回去了,连老本儿也不给留。
肝癌中后期,字字如冰刀,每天都在切割着他的神经。他一夜一夜地睡不着,人迅速地消瘦下去。
用不了几天,我这盏灯就油尽灯枯喽。面对前来探望他的亲朋好友,他只有这一句话。众亲朋也不好说什么,陪着他长吁短叹安慰一会儿,红着眼睛就走了。再犟犟不过命啊。他继续昏睡。有几次,他甚至清晰地听到死神来叩门的声音。
有天你死了,你记着,你一定不是病死的,而是被自己吓死的。这话,只有跟他共同生活了十几年的妻能说得出来。
他一下子被骂醒了:是啊,与其这样躺在家里被自己吓死,倒不如起来做点什么。
重回那个久违的小村看看,是他醒来后做出的第一个决定。
小村很小,在重重叠叠的大山里头。尽管来前他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无论从物质上还是心理上,可当他拄着拐杖站在村头唯一条进村的小路上,在暮色中向村子里张望时,眼泪还是“唰”一下子流出来。二十年了,他从当年的毛头小子步入中年,从当年的一穷二白到今天腰缠万贯,村外的世界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啊,小村竟然还是二十年前的样子,时光在这里似乎静止了。不,小村明显被光阴漂洗得更陈旧了。倚山而建的青石小屋,还是二十年前他初次来这里时的那些草屋,只是那些屋子已经比二十年前更加破烂不堪,还是那条进村的小路,小路看来也少有人走,几乎被路边的荒草吞没了。更让他痛心的是那些从他身边走过的孩子,他们衣衫不整,浑身上下脏兮兮,看他的眼神,像看外星来物。大概,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像他那样衣着光鲜的山外人。
二十年前,小村把温暖无私地送给他,却被世界遗忘在文明与进步之外。
“那年我高考落榜,家里又穷,再也复读不起啊。跟着村里人南下打工,不知怎么就迷迷糊糊跟人走散了,一路走到那深山里,最后连累带饿,就晕过去……那时,小村也这么小,这么穷。可当他们听说我的事,全村人集资凑了几百块钱,又派人把我送出山……那是什么?是恩情啊。如果没有当初他们的倾囊相助,哪会有我后来的飞黄腾达……”从小村回来,他的日子里多了一桩新的心事。他跟妻子忆当年,说着说着便常常泪流满面。
他体内的癌细胞应该肆虐得更凶了吧,阵阵疼痛的浪来得更加勤快凶猛。他的时间,也许真的不多了。
当他指挥着大批的人,将水泥砖头沙子运送到小村村口时,村里的男女老少都被惊动了。他们倾巢而出,争相跑来观看。你看他,那穿着,一看就是大人物啊。是啊是啊,要是再胖一点就会更有派。看他面相就慈善……二十年过去,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他们只当他是上天给他们送来的活菩萨,是来度他们的。修桥铺路盖学校,盼了多少年才盼来。
进山进村的路都不好,工程进行得很是缓慢。他在小村的日子也越来越多,慢慢的,小村竟成了他的第二个家。很多时候,他离开远在都市的家,也离开公司,在小村里陪着那里的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同他们一起嚼着粗茶淡饭。筹措资金,备料招工,他在城市和小村之间来回奔波,很少有时间去医院,更少有时间痛苦难过。那时,只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在支撑着他前行:他要在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之前,给曾经给予他再生之恩的小村以最好的回报。
没有人知道他是一个癌症晚期病人,也没有人知道他来此处大兴土木的原因。他像一滴露珠,像一棵绿色植物,自然而然融进了那片茫茫的大山里。他们,已经将他视为自己身边的一位亲人,视为同他们一样的大山的儿女。
他如愿以偿。当那所漂亮的山村希望小学落成时,距离医学上他的死期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学校落成典礼上,他第一次在村民们面前流下了眼泪,他说:二十多年前,我差一点饿死在这里的大山里,是这里的乡亲们给了我再生的机会。这一次,我回来,只想能为乡亲们尽一点绵薄之力。可我想不到,我的父老乡亲们,你们再一次将我从死神那里抢回来了……
他去医院做检查,结果连医生们都不敢相信,他体内的癌细胞,已经荡然无存。

I. 名人墙阅读答案 梅寒

哥已经来弟家三天了,弟每天让他的小公务员带着他东转西转,把他转得心疼心焦。一个又一个景点,得花多少钱?一天又一天的跑路,得烧多少油?哥终于吱吱唔唔,把自己的来意讲明了。
他要回去了。
弟是将军,是小清河村里走出去的最能的人,也是乡里有名县里挂号的人。哥是小清河村村支书(曾经),如今早已退了很多年了。退了的哥偏偏不肯安生,喜欢乱操心。家乡的雨季眼看就要来了,小清河就要变成黄水河,河上无桥,村民出行,村里的孩子们来来回回上学又成了问题。哥在新任村支书面前夸下海口,他去省城找他家老三,一定要把修桥的钱给化来。
哥,不是兄弟我不念乡情,我确实有我的难处。家大业大是不差,可向我伸手的地方也多啊……你也这么大年纪了,回去好好跟嫂子过日子吧,折腾啥呢?你一手能翻了咱那穷窝儿的天么?
弟满脸真诚,说得哥红着脸低了头:我心想着你在外混了这些年,拔根毫毛也比咱乡里人大腿粗……既然你也有难处,哥就不难为兄弟你了,咱回去自己想办法。
哥走了,带着弟给他收拾的一大行李箱东西。吃的穿的用的,弟媳妇儿热情,恨不得把她家用不上的都掏出来给哥带上。哥本想推辞的,想想又全盘收下了。那是弟的心意,他不能拂。
哥没再向弟开过一次口,回家他闷闷地跟新任村支书说:老三有难处,咱不能难为他。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桥,咱自己修吧。
村民自筹资金,自备料,自出工,修桥。哥带头把自己存的那点儿养老钱全拿出来,又挨家挨户去动员:再苦不能苦孩子啊。那些心下犹豫的村民也就不再好说什么,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小清河上人欢马叫,热腾腾地忙活起来。没有谁号召,顺其自然,哥成了建桥的大总管,从桥体设计到材料的置备,他都一手操管。七十多岁的老头儿了,驮着背,顶着一头白发,在人声喧嚣的工地上,指挥人,指挥车。有爱开玩笑的年轻人从“嗵嗵嗵”的马达声里冲他大喊:大爷,我看您有大将军的风度。
工地上噪音太大,哥听不清,但从对方脸上的表情明白些什么。他咧开嘴,笑得憨,也笑得欢,露出黑黑的空牙洞来,额前的一缕白头发在风里一下一下的翻。
桥修成,一座漂亮又结实的双孔石拱桥,青石桥体,白沙路面,神气地横跨在小清河上,蛮横了多少年的小清河一下子驯顺了,不再张牙舞爪,河水从桥孔下钻过去,柔顺地顺河堤而下。村民们到河对岸去种田,不再用肩挑手提,三轮机动车可以开到家门口,孩子们上学不再用大人护送,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就过了河。村里再没有牲畜掉下河淹死这些让人烦恼的事儿了。
修了一座桥,把哥累得不轻。原来就年老体弱的人,身体越发弱下去。他要拄着拐棍才能从家走到桥上看看。夕光晚照中,村里上空的炊烟袅袅地升上天空。牛羊归圈,孩子放学村民扛着工具慢悠悠回家。满头银发的哥拄着拐棍站在桥头,被西天的云霞镀了一身的金粉。像一尊塑像。
大爷好啊。
大爷爷好。
……
每一个过路的人,看到桥头上伫立着的哥,都会恭恭敬敬向哥打声招呼。
哥回应着,脸上的笑意久久不去。
哥给弟打电话,说小清河上有桥了,小车可以一直开到家门口。哥想弟了,年纪越大,越是牵念。弟却总是那么忙,今天出差,明天开会,一副日理万机的样子。
哥便不再说什么,叮嘱几句,挂电话。
弟回来时,哥已经缠绵病榻多日。弟不是专程回来看哥的,是回来参加县里的一个活动。县里要树一面名人墙,把全县在全国各地的显要都召集回来,给他们立传扬名,也是对县里的一项宣传。
弟说,这是县里的大事,自己再怎么忙也要回来啊。
是,是该回来。人不能忘本。哥拉着弟的手亲不够。
呵,你以为他妈的他们白请我回来啊,每个人都要带着货回来。一个名字刻上去,二十万。弟还是那气度,当将军当惯了,说起话来骂骂咧咧。
二十万块?二十万啊……哥脸上的笑容慢慢敛了去,他的肝又开始疼了。疼得他直抽凉气。二十万块,我们乡下人几家一年不吃不喝也攒不够二十万。我们修桥才花了四万多……
花二十万,就为把名字刻到石头里,哥到死也没想明白弟这算的是哪门子

J. 小说温暖阅读答案梅寒

参考答案:
1.因为在作者的童年时代,孩子们可以尽情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并从中体验到生活的美妙与欢乐。生活无忧无虑,充满童真童趣。
2.交代“我”迷上钓鱼的原因;展示了“我”童年生活中的人情之美,体现了“我”童年生活的快乐与美好;为下文写“我”学钓鱼作铺垫(埋下伏笔);反衬出这种温馨和谐的邻里关系是现在住在楼房里的孩子所缺失的。
3.A句:选用了“和”“倒”“滴”“做”等动词,具体准确地写出制作鱼饵的过程,表现“我”对钓鱼这件事的浓厚兴趣。(由衷喜爱)B句:运用轻快活泼的短句,表现了“我”钓鱼的急切心情。
4.①过程比结果更重要。②钓胜于鱼。③在尝试中体验生活的乐趣。

阅读全文

与小说回报梅寒阅读答案相关的资料

热点内容
写影帝的小说名 浏览:215
小说男女主角在同一公司隐婚 浏览:281
古代女主被强迫gl小说 浏览:41
风尘侠隐有声小说 浏览:755
小说舞倾城作者醉卧长安 浏览:503
金牌技师小说免费下载 浏览:440
免费小说阅读网平凡女嫁入豪门 浏览:683
重生到异界小说大全 浏览:197
东北插班生之同人小说 浏览:117
四大名捕谈亭会小说阅读 浏览:204
小说主角用剑的 浏览:689
绝代双骄系统小说阅读 浏览:421
农村小说主人公叫陈重 浏览:965
经典玄幻有声小说 浏览:18
魔临都市txt小说下载 浏览:406
主角是黑龙的完结小说 浏览:81
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家的共同风格 浏览:114
都市之美女后宫小说免费阅读 浏览:379
民国败类博看小说网 浏览:638
溺爱小说by在线阅读 浏览:962